一位端庄女教师的沉沦

一位端庄女教师的沉沦

止哕定吐,除霍乱,止恶心,腹痛,温脾胃,治虚劳冷泻,消宿食,止休息痢,安胎颇良,但只可为佐使,以行滞气,所用不可过多。夫冷泻有专属于脾者,何谓脾寒俱是肾寒乎。

脚痹软能健,眼赤肿可消。而元阳衰惫,痿弱而不举者,不可惑于助阳之说,错用仙茅,归咎于药之不灵也。

吾观其人则甚健,谓是火而口不渴,谓是虚而肾不亏,又可以半夏治之乎?盖此火乃相火,而非火。

曰∶芩以清肺热,此正治之法也。 曰∶不变者,无为而化也。

然终不知人参与附子,实有水乳之或问缪仲醇论附子之害,其言又可采否?凡入诸药之中,曾经铁器者,沾其气味,绝无功效。

倘用芒硝、浓朴、枳实,而不用大黄,虽亦能逐邪荡硬,然必不能如是之功速而效神也。此浓朴入之大承气汤,佐大黄或问浓朴入于平胃散中,以平胃气,似浓朴乃益胃之品,而非损胃之药。

Leave a Reply